銀杏 Gingo biloba L.(文、圖:廖仁滄)

  冷風中,銀杏金黃色的葉片如蝶舞般的飄落。

  似乎冬天也畏懼著太陽城的威名,總是在春天快要來臨時,才心不甘情不願的來一趟台中,釋放出積存許久的寒意。彷彿交差般,把寒意扔下後就急著要離開,只是笨拙的身手常把冷風遺留在春天,讓春天因此被挨人們的罵。

  不過也因為冬天的耍賴,及地理位置的特殊,台中的冬天有一種其他地方所沒有的「艷色」,看著其他地方夥伴早已換上彩妝的樹木們,終於有機會展現自己美麗的變色葉,如果出博物館西屯路大門後右轉,要不了多久,將會看到一樹耀眼的金黃,那是從「植物的演化」展示區中探出頭的銀杏,迫不及待地想跟人們分享換季的新衣。

  現生的銀杏只中國特產的「活化石」,在恐龍奔騰於大地的年代,銀杏的親戚便出現在地球上,只是物換星移,現在地球上只剩下一種銀杏,其他的只能在化石的記憶裡搜尋。

  銀杏又叫白果,種子可以吃,不過想種它要有心理準備,現在種下去要等你孫子出生才能收成,「公孫樹」不是叫假的,不過這不是沒辦法解決。「農政全書」上說,一年生的小樹接上已經結果的枝條,就會結實累累。不過,還有幾件事要記得,銀杏雌雄異株,只種一棵,保證不結果,絕對不會像「酉陽雜俎」說的那樣,種在池子旁邊,「臨池照影」就會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