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特有種鳥 豈止15種》 一根鳥羽判定血統(下)

資料來源/記者唐惠彥、施豐坤 圖片來源/聯合資料庫

五色鳥 台灣畫眉可望成為台灣第16、17種特有種鳥類

「科技隨著時代在進步,鳥類在分類學上被重新定位,是很正常的事。」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動物組鳥類研究室助理研究員姚正得表示,除了2000年的台灣叢樹鶯外,五色鳥和台灣畫眉最近也將在國際期刊上發表,可望成為台灣第16、17種特有種鳥類,未來幾年內,台灣特有種鳥類也可望再增加。

姚正得指出,先前,大家都認為台灣的叢樹鶯與大陸東南的叢樹鶯同種,2000年台灣叢樹鶯被重新檢定為台灣特有種後,觸動國內鳥類研究單位、民間社團與個人,重新檢視鳥類分類定位的興趣。不過,台灣叢樹鶯是採用傳統的方式來檢定,因形態、聲音和大陸叢樹鶯有很大差異,而被重新歸類為台灣特有種。

現在,特生中心則是與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及瑞典、美國的博物館合作,用分子生物學的角度來重新檢視鳥類的分類地位,目前正研究中的對象包括小翼、鱗胸鷦、竹雞、山紅頭、竹鳥……等樣本數較多的物種。接下來較可能納入研究範圍的物種則有白頭、灰鷽及特有亞種畫眉科鳥類。

姚正得說,利用分子生物學來研究鳥類分類定位,最困難之處在於必須同時蒐集其他國家不同地理區的亞種DNA,且樣本數必須足夠才行,因此這一類的研究,大都得採取跨國合作才行。其實,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特有種的候選者,不一定只限於亞種,留鳥也可能因被隔離時間夠久、生活習慣改變,造成基因歧異,而成為特有種。以台灣地理環境來看,飛行能力差或較保守的鳥類,都可能被分化成特有種。

姚正得表示,這樣的研究,在學術上具有「重新整理」的功用,把過去不清楚的鳥類分類地位再重新釐清一次,同時在其他物種的運用上也可供參考;在實務上則有助放寬生態保育視野,並重新聚焦,例如,以往的保育目標都鎖定在特有種,未來,特有亞種及留鳥,也可望成為保育標的

★DNA科技 有助釐清被誤判的物種

物種納入「台灣特有種」,對該物種本身不具意義,但對台灣分類「地位」上,即有明顯的提升,中央研究院動物所研究員劉小如指出,如果台灣特有種增加了,顯示這塊土地上生物更具特點,也讓人引以為傲。

「特有種」被認定的流程與要件,是提出學術研究證據與報告,被國際學術單位接受,並登錄於國際期刊上被大家認同,如果沒有人提出異議即被認定;但國際的分類書要不要採納,是另外的問題。

通常,中研院採納別人的分類,目前正撰寫台灣鳥類誌的中研院動物研究所劉小如指出,她選寫過程中,對「鱗胸鷦」、「小翼」與「白頭」等三種鳥分類地位提出質疑,希望加以釐清,牠們是不是台灣特有種?需要尋找更多資料佐證、並比對國外的鳥種,目前研究人員正努力中。

而近來政府也開始重視台灣分類學上發展,希望更多學術單位投入研究,尤其是昆蟲與鳥類,過去不受重視,未來更是加強的重點。 劉小如說,目前台灣特有種,多數是百年前被認定,這些物種具本土性,但不少鳥類繁殖紀錄、例如築巢行為、育雛等資料有限,站在保育的立場,這些研究應該受到重視。

過去判定是不是特有種是從形態、行為表現分子生物發展之後,融合外形描述與DNA判定,對過去誤判生物,有助於釐清,並重新定位

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指出,分子生物學在動物的研究上,以鳥類為例,至少已可以做到下列三點,一是進行個體判別,例如放飛的鳥類,再重新捕獲時,即可透過DNA判定是不是當初放飛的個體。

另外,可以從DNA的歧異度,來研判鳥類擴散的過程,也就是說,透過廣泛的分析可以找出一個鳥類族群遷徙的路徑圖,目前在理論和實務上都已經相當成熟。

另外還可研判台灣島內,特有種是否有分化的現象,甚至可以找出造成物種分化的分界點。例如,中央山脈可能是造成白頭翁東西族群分化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