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集 自然篇 山林景觀 () 森林風華

首播:1005 週六 16:00~17:00【民視無線台】

重播:1012 週六 07:00~08:00【民視無線台】

 

楔子

根據記載,從十六世紀的荷蘭人,一直到清朝歷代,對森林的開發,主要著眼於其產物的取得,也就是獵鹿取皮、砍伐樟樹熬製樟腦,其間也可以見到人民開墾山林,闢田種稻、種甘蔗,以及栽植茶葉等活動,雖然多是集中在平原、低海拔的山區,但對森林生態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至於大規模以及官營伐木的現象,則必須推到日治時期,從明治二十八年(西元1895年)日軍入據台灣開始,一直到民國三十四年(西元1945年)的五十年之間,除了在太平山、八仙山,以及阿里山設置官營林場之外,另外,還有日商經營的林田山、木瓜山、望鄉山、香杉山、太魯閣大山等林場。


光復之後,中央政府來台,除了接收三大官營林場之外,另外闢建了竹東、巒大及大雪山等林場,經年累月的大肆砍伐,不但造成了森林生態的浩劫,更引發了幾次大水災。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於是在民國七十八年(西元1989年)將事業預算改制為公務預算,並且採取回饋森林而不再榨取、剝削的新經營理念,重新強調要以國家社會力量,維護公眾天然資源的立場;隨後,在民國七十九年(西元1990年)公布台灣森林經營管理方案;並且從民國八十年(西元1991年)的十一月起全面禁伐天然林、水源林,以及生態保護區、自然保留區和國家公園內的林木。


從小而密集的民間到大規模的官營砍伐,一直到現階段的受到維護,幾經蒙難的森林,終於可以休養生息了,至於當初的三大林場:北部的太平山、中部的八仙山,以及南部的阿里山,如今更成為供民眾遊憩的森林遊樂區。

 

台灣真紀錄 ~ 三大林場的開拓史話

三大林場的開拓以阿里山最早,在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就開始生產木材;第二位是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的八仙山林場;第三位則是在大正五年(西元1916年)的太平山林場;以林場的面積和總出材量來比較,排名第一是阿里山林場,第二是太平山林場,第三則為八仙山林場。


總論日治時期,整個林業政策基本上一開始就是殖民策略、資源汲取,不過,阿里山雖然從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就正式生產木材,另外兩大林場也相繼開工,可是直到大正十二年(西元1923年),阿里山林場才將一萬七千多公頃的林地,劃分為一三五個林班;大正十四年(西元1925年)台灣才有第一次的森林計畫,那才是真正林業的開始。

 

日治時期開始了檜木的浩劫
一般所謂的檜木,包括紅檜和扁柏,因為木質極佳、紋理細緻,而且還會散發出淡淡的芳香,深受人們的喜愛,從日治時期一直到中央政府來台,檜木一直是大家主要的砍伐對象,也就是因為它的美和好,使得它必須要遠離家鄉,飄洋過海到世界各地;更因為它的高經濟價值,在這一段的漫長歲月裡,一直承受著刀斧加身、機器宰割的命運,如果說:吃果子,要會拜樹頭,那麼我們又該如何去感激,百年來這些為台灣子民的需求,而失去性命的檜木英雄呢?

 

日治時期森林經營的四個時期

檢討日治時期的森林開發,早期尚稱節制,不但極為重視水源林、保安林的維護,並且一邊伐林,另外一邊還有計畫地造林,只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出現兩次的濫伐紀錄,而根據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的資料顯示,日治時期50年,關於森林主副產物之處分可分為四期:
(
) 明治二十八年到大正三年(西元1895-1914)之二十年間為混亂期,官有與民有森林界限未經判明,管理與取締未盡徹底,有數據之正式紀錄始於明治三十六年(西元1903)的樟腦專賣,其間所獲林產物處分收入,以製樟腦樟樹為主占65%,一般用材與副產物收入僅占35%
(
) 大正四年到大正十年(西元1915-1921),完成台灣全島林野調查及公私界限劃定,只是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因為日本工業所需之鐵道枕木、工廠建築、船舶修理所需木料,皆大量取自於台灣,於是濫施採伐的情況相當嚴重,是所謂的第一次濫伐期,其間所獲得森林產物處分,製樟腦樟樹僅占27%,一般用材及副產物收入已躍居73%
(
) 大正十一年(西元1922)起,各事業區施業案陸續編成,基於伐植平衡原則,實施有計畫之伐木與造林。
(四) 昭和十八年(西元1943)起,日本因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經濟日漸枯竭,因而形成第二次的濫伐期,日總督府將所有伐木事業,全交由官商合資或純粹日資之會社經營,使得年出材量暴增,這一年,三大林場出材量各近20萬立方公尺,都是各林場歷年最高的出材量。尤其,期間還有所謂的軍用材,乃由軍方自行委託業商採伐供應,處分材積與金額都無紀錄可查,只能找到大正十一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22-1945)二十四年間的相關的數據,如民營製材廠平均生產製品,最低為昭和五年(西元1930)55736立方公尺,最高為戰時昭和二十年(西元1945年)的928771立方公尺,總計大正元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12-1945)的三十四年之間,所有處分立木材積為17340564立方公尺,年平約510017立方公尺。

 

太平山林場的開發史話

一般所稱的太平山,其實並非專指一座山,而是以海拔1950公尺的工作站及村落所在地為中心,由此所發展出來的林場範圍,區域內的山脈主要屬於中央山脈的北端,以南湖大山山系及三星山山系為主,另外亦涵蓋了西、北部的蘭陽溪一帶,其中更有部分屬於雪山山脈以及大霸尖山支脈。


根據日本人早期的林業調查指出,當時的原始林樹徑超過1公尺、樹高超過30公尺的檜木隨處可見。尤其當年所砍的檜木,都是一千五百年到兩千年的巨大樹木,為了取得這一些生長於人煙稀少的珍貴樹種,只得開山路讓伐木工人進出,並且架設索道等設施來集結木材,最後,再修築鐵路將巨大的原木運下山來,這一系列的人為開發,對森林生態造成極大的損傷。


追溯太平山森林資源的發現,最早可以推論到明治三十九年(西元1906年),日本武裝警察沿著隘勇路在梵梵山巡山之時,看到蘭陽溪的左岸(當時稱為濁水溪)只覺綠油油的一片,猜想那裡一定有很好的木材,就將這個發現報告當時的台灣總督府,只是當年整座山都被泰雅族原住民所盤據,因為他們還有獵人頭的習俗,所以日本人不敢進去,一直等到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山地治安平定了以後,總督府才派人進去調查,隨後,在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專設營林局管轄太平山等伐木事業,並開始在嘉羅山區從事伐木,而此區因為山高林密,泰雅族語言稱之為「眠腦」,意思為森林資源豐富的地方。


早期的伐木、集材、運材,一般都由人力運作,包括用鋸子、斧頭等器具來砍樹,並沿著山坡地形開設木馬道,讓木材順著山勢滑下,再用溪水來集運木材;後期才開設索道和鋪設軌道,並用台車來集材、運材,這些裝置即是後人所謂的森林鐵路,至於太平山的森林鐵路,可以區分為山區到土場的山地鐵路,乃由三座索道首尾銜接四段鐵路而成;另外一段則為平地鐵路,從土場一直延伸到羅東的貯木池。


總論日治時期,從大正四年至昭和二十年之間(西元1915-1945年),合計採伐面積約為5037公頃,採伐立木約為2009979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1295635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998269立方公尺,伐木後造林為2535公頃,樹種大多為柳杉,其餘為扁柏、杉木等。


光復以後,根據前太平山林場工作站主任林清池表示,為了經濟建設所需,很長一段時間這裡伐木的量都相當高,一年平均要完成三萬至五萬立方公尺的生產材,然而,林清池主任覺得砍樹砍得過多,會影響國土保安、水土保持,尤其翠峰湖後方那一片原始檜木林,如果也如法炮製,不但會讓湖景失色,也會造成湖水的流失,所以建議政府:這些樹不要再砍!


因此,現今的太平山森林遊樂區內,還可以看見美麗的翠峰湖與檜木林相互輝映的美景;除此,還有後山的天然公園裡都是一千五百年左右的原始林;另外,還有用檜木所建造的幾棟宿舍,因為那時還沒有柳杉,所以日人都是就地取材,大部分用檜木,或者也會使用鐵杉等木材,其中又以第八館最具代表,這一棟日式木製房子,即太平山豐茂的森林是台灣主要林場之一是昔日的太平山俱樂部,原來是為了提供上山的貴客佳賓,以及出差員工住宿所建造的檜木山莊,共計有兩層的日式和式房,民國六十八年(西元1979年),故總統蔣經國先生也曾經在此留宿過,從窗戶可以遠眺四周的山景,視野極佳,因此大都用來招待貴賓。


太平山經過一段漫長的林場經營,終於在民國七十一年(西元1982年)正式結束了伐木事業。人們常說: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然而在太平山等林場,這句話只能改為:儘管太陽依舊運轉如常,但是青山早已不是昔日的青山了!如今人們來到了森林遊樂區,乘著昔日載送木材的蹦蹦車,看山、看樹、看雲海,
其中有多少人知道那段山林泣血、老樹悲鳴的過往呢?也許真的是時代背景不同,難以用「今是而昨非」來加以論斷,但是卻不該用遺忘來粉飾太平,我們必須深切地記住:因為檜木們的奉獻,為台灣的經濟立下了汗馬功勞,因為記住,才不會重蹈覆轍。

 

八仙山林場的開發史話

八仙山在日治時期,曾被選為臺灣八景之一,境內的佳保溪、十文溪,更是臺灣二大名泉之一,水質清澈、溪谷瑰麗,上游更是林野蔥鬱,其中又以蘊涵豐富的針葉林最受矚目。早期山區砍下的巨木,大多採用「木馬道」,以及大甲溪的水流來運材,其後才改用纜車輸送至佳保臺,再經由火車運到東勢。


佳保臺是一塊面積約兩公頃,高九百公尺的沖積臺地,十文溪與佳保溪在此會合,群山環抱,在全盛時期,是大甲溪林管處的行政中心,設有辦公處、招待所、學校,以及相關設施,如今則是森林遊樂區的主要範疇。


八仙山森林被發現始於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正式紀錄則始於大正三年(西1914年),為了開發,殖產局指令阿里山作業所派員調查測量,並計畫在大甲溪左岸及北港溪右岸設立伐木區,全部面積約為14600公頃;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總督府更專設營林局,並將八仙山事業改隸為八仙山出張所;從大正五年(西元1916年)開始在各溪上游進行伐木、集材、運材等作業,早期都是利用天然地形,以人力降坡作業,或設施木滑道與土滑道,或利用絞盤作短距離集材,將原木滾滑放送至大甲溪畔,或開設木馬首將木材曳運一段距離到溪畔,再實施水道管流;至於機器運材系統,則是從大正十二年(西元1923年),完成佳保台之纜車軌道三條後開始。
八仙山名稱的由來,乃是因為林場所在地的海拔約在2424公尺,大約相當於日本人的八千尺,因為發音近似於「八仙」,所以才以八仙山來命名,在三大林場當中,面積和總出材產量雖居末位,但是山區內的景致卻極為美麗。


從日治時期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45年),八仙山伐木事業合計採伐面積約為3622公頃,採伐立木蓄積約為1150233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70787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527494立方公尺,然因伐木事業所在地勢險峻,土層淺薄,復育造林困難,因此僅造植柳杉及扁柏林833公頃。

翠峰湖是太平山美景之一八仙山林場景色優美,森林茂盛。

 

根據前八仙山林場造林臨時工人吳有桶先生表示,當年每天都得背一大梱30公分的樹苗,登上海拔大約兩千三百公尺的高山,最高紀錄是一百棵,每天都得將樹種完,而薪資其實相當微薄,一個月的工資大都只能買一兩斤的豬肉。


轉型為遊樂區的八仙山,所在的海拔高度則大約在一千公尺,頗適合竹子生長,因此栽種了極大面積的竹林,每當陽光輕灑,整座竹林泛著翠綠的光芒,景色極為悅目,是遊客最愛駐足流連的地方,至於竹林之所以可以長得如此整齊,主要是因為竹子的地下莖遍佈,尤其可以分泌一種化學物質,足以有效阻礙其它植物的生長,因此竹林下方通常都相當清爽。


可惜的是,境內最著名的佳保溪與十文溪,歷經了民國八十八年(西元1999年)921集集大地震,以及桃芝颱風、賀伯颱風等侵擾,昔日堪稱絕美的溪流景觀已遭到破壞,所幸整座山區依舊保有一大片蓊鬱蒼翠的森林,山區的動植物生態也頗有可觀,遊客還是可以來此作森林浴、賞鳥,以及賞蝶,是中部相當受歡迎的踏青去處。

 

阿里山林場的開發史話

追溯阿里山檜木林的發現,最早是在明治二十九年(西元1896年),日本陸軍中尉長野義虎,從玉里翻越玉山經過阿里山時,看見這裡有大片森林;但直到明治三十二年(西元1899年),官方才正式派遣技手小池三九郎深入調查,證實此地有無盡藏之大片森林;明治三十三年(西元1900年)鐵道部再派技手飯里豐三勘查鋪設鐵路搬運木材之可行性,隨後再由殖產局派技師小笠原富二郎複勘阿里山森林實況;到了明治三十五年(西元1902年),台灣總督府委託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河合鈰太郎再進山戡查,河合鈰太郎力主開發,並提出美國式機械力運材方案,深得當時總督兒玉源太郎的賞識,隨後在明治三十六年(西1903年)由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訂定了阿里山森林開發的各項計畫。


阿里山森林開發的首要工作就是造鐵路,在明治三十七年(西元1904年)經測量定線,預計以嘉義北門為起始站,行經竹崎入山,再自樟腦寮迴繞獨立山,過交力坪、奮起湖、二萬坪,最後登上阿里山、抵達沼平終點站;除此,更訂定了一連串森林經營大綱,預估山區有無盡藏之立木蓄積為625萬立方公尺。

 

後來,正逢帝俄戰爭,日本政府財政困難,此開發計畫因而停頓,一直到明治三十九年(西元1906)時,日本議會才將計畫改為民營,並與大阪之合名會社(無限公司)藤田組簽約經營,後來,因為藤田組要求同時開發宜蘭番境棲蘭山檜林,未獲總督府答應,之後更因為財務困難而中止契約,直到明治四十三年(西元1910年)總督府收回經營權,並成立阿里山作業所,從此開創了官營伐木的事業。


明治三十九年到大正二年(西元1906-1913)之間,自嘉義北門站到阿里山沼平站陸續完工,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自美國訂購集材機運到,正式開啟了阿里山的伐木生涯。


阿里山森林鐵路的主線,從山上到山下的海拔落差為2243公尺,總共鋪設軌道71.9公里、穿越了五十五座隧道、行經一一四座橋梁,並且在獨立山繞道三圈、在屏遮那Z行了四次,工程的艱險,自不在話下,尤其到了現在,它依然可以運行如常,成為世界知名的三大高山鐵路之一。


從日治時期大正元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12-1945年)之間,共計伐木三十四年,作業面積約為9773公頃,伐採立木蓄積約為3469930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2066105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1523484 公頃,伐木後造林面積約為3100公頃,主要為柳杉、扁柏、紅檜等。


日治時期,阿里山事業區的天然貴重木材,幾乎已被砍伐殆盡,光復後國民政府接收林場繼續經營,然而出材量卻逐年遞減,到了民國五十二年(西元1963年)更停止了官營伐木,之後更轉型為森林遊樂區,它不但是日治時期三大林場中,聲名最為響亮的一個,更擁有多樣性的動植物生態,境內絕美的雲海、日出、晚霞的景致,以及每年的賞楓、賞櫻時節的彩色繽紛,讓阿里山成為現在最受民眾青睞的遊憩地。


不管是作為林場成功轉型為森林遊樂區的代表,或者是躍升為教育民眾,尊重自然生態觀的解說現場,阿里山都有它獨到的地方,尤其可以搭乘高山鐵路,穿越熱帶、暖溫帶,以及涼溫帶的綠色殿堂,拜訪這一座鄒族人的原鄉。


光復以後,台灣伐木最盛時期為民國四十七到六十五年(西元1958-1976年),其年伐量均逾100萬平方公尺,19年來採伐面積合計206490公頃,年平均10868公頃,伐採立木材積(用材與薪炭材)27891145平方公尺,年平均1469955平方公尺,較日治時期(西元1912-1945年)的年均伐木量,增加了1.345倍。拜訪三大林場,不僅是為了了解它們的過去,也不是為了悠游它們風光如畫的現在,而是為了深刻的思索,如何在伐木與生態保育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如何在訂定實施各種森林政策之前當下,想得更為周全、完備?如何培養永續的觀念與思維,讓自己在面對自然保育和經濟開發兩難的議題時候,可以看得長、遠,想得長、遠,同時監督政策的訂定,往更長、遠的目標邁進。

 

文化藏寶閣 ~ 人力伐木作業程序

早期的伐木,全由人力運作,遇到根葉龐雜的巨木或者位於斜坡時,必須搭蓋高架以便工作,通常都是一組兩人,鋸子和斧頭並用,其中一人使用斧頭在樹幹上砍一個V字形契口,大約深入樹幹直徑的1/3,接著用穿孔螺旋鑽13個孔洞,再以鋸子鋸拉鑽孔直達樹心,最後再用斧頭砍斷,而在立木伐倒之前,伐木工人都會高呼三聲,警告附近的人走避,等到巨樹伐倒後,還須呼叫一聲,表示工事已告一段落了。


光復以後,開始使用鏈鋸機,這種機器砍樹的效率要比人力快了許多,生產量也 提高了,尤其在百廢待舉的昔日,砍伐檜木來換取外匯,作為經濟建設的基礎,是當時許多政府官員的共識,所以砍伐的量和面積,比起日治時期高了許多。

 

集材與運材的相關程序

伐倒巨木後,通常會以縱切鋸等器具,將木材對開剖或四分剖,之後再將這些木材,利用山坡天然地形再加以人工整設的木滑道或土滑道,將木材由上方循著道溝、順著山勢滑行翻滾到下端的裝材點,之後再將原木放入溪流內,順著水勢流到集材地的貯木池,這個程序稱做水道管流。


然而原木在激流中難免碰撞,使得表面損傷嚴重,影響售價,因此到了後期,開始採用集材機與索道來集材和運材:首先必須選定地點,然後在集材機旁,選定一棵大樹作為集材的主柱,再架設鋼索裝材線、搬器、滑車等器具,然後利用集材機的動力,將原木吊到鐵軌上的台車,裝車後再沿著修築好的鐵軌運下山,索道又分為兩種,其一是因應特殊地形所開設的伏地索道,其二為兩山之間所設的架空索道,如此一來,不但集運效率大為提高,也不會損傷木材了。

 

先清歷代的林務

清康熙五年(西元1666年)鄭經因戰船年久失修,於是下令南北各鎮派兵入山砍伐木材,以供修繕之需,開啟了台灣開採林業之首頁,康熙二十九年(西元1690年)台澎隸屬福建府,因92艘戰船需要整修,清廷於是派各道、府監修相關事宜,其中台澎分派19艘,其餘73艘則歸福建修造,於是,台灣始設船廠,採伐深山樟樹以為材料,是謂官方伐木的濫觴,光緒十年(西元1884年)五月,法軍犯台,占基隆、澎湖,清廷詔任劉銘傳為督辦台灣軍務大臣,次年(西元1885年),台灣分省脫離福建,光緒十三年(西元1887年)劉銘傳奏准興建台灣鐵路,創設了伐木局,由軍器局兼辦之,令工人入山砍伐樟樹,並利用溪流輸送木材,運到工廠後,再以機器切鋸,其大部分所使用石材及枕木都是台產,只有部分向福建及香港轉口購進。


總論,先清歷代的林務雖稱原始,然據史實,獵鹿納皮、採樟熬腦,均為當年經貿稅收之重要資財,再加上蜂湧來台墾荒的人潮極多,而人民種種的墾殖行為,包括闢田種稻及開山建茶園,對森林的破壞尤其嚴重,相較而言,為了造船艦與修鐵路,所砍伐的木材量其實並不多,損害也屬輕微。

 

文化Q&A

:何謂台灣八景?

答: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西元1914-1918年),為了籌設國家公園,日本首先在大正九年(西元1920年)著手進行國內與台灣殖民地的森林調查,昭和二年(西元1927年)當時的台灣日日新聞從業人員,曾票選淡水、基隆、八仙山、日月潭、阿里山、壽山、鵝鑾鼻,以及太魯閣為台灣八景。

:何謂檢尺?

答:檢尺是當時林場內的職稱,主要工作就是檢查伐木工人所砍伐的樹種是什麼?並測量所砍伐下來的木材有多長?直徑有多大?接著再以此來標準,計算材積為多少立方公尺?之後,再將所得的數據送給營林所,以此作為發放各個工人的工資基準,當然,在以前沒有計算機,主要都是用算盤來計算。

:紅檜和扁柏,兩者之間如何區分?

答:紅檜和扁柏,因外形極為相似,一般將它們統稱為檜木,但是,如果仔細地兩相比較,還是可以發現其中的差異:比如紅檜的樹皮剝片較薄、裂溝較淺,而它的葉子屬鱗片狀,它的前端則較為尖銳,所結的毯果為橢圓體;至於扁柏,它的樹皮剝片比紅檜較厚實、裂溝也較深,鱗片狀的葉子,它的前端則較為鈍而厚,所結的毯果則為圓球狀。

:何謂針一級木?針二級木?

答:日治時期到光復後,台灣木材的利用向來都以針一級木,以及針二級木為主,所謂的針一級木,包括天然生的扁柏、紅檜,至於針二級木則有天然生的鐵杉、松類等,然而這些針葉樹的生長極慢,譬如:直徑50公分的紅檜,差不多需要120150年左右的生長期;至於直徑50公分的扁柏,大概需要350400年左右的生長期。

:台灣林種的分布。

答:台灣林種依海拔高度,可分為:高山岩石地,約分布在三千五百公尺以上,樹種以玉山圓柏、玉山杜鵑為主;亞高山針葉樹林,約分布在三千至三千五百公尺之間,樹種以台灣冷杉、玉山箭竹為主;冷溫帶針葉樹林,約分布在二千五百至三千公尺之間,樹種以台灣雲杉、台灣鐵杉為主;暖(涼)溫帶山地針葉樹林,約分布在一千五百至二千五百公尺之間,樹種以紅檜、扁柏為主;暖溫帶山地闊葉樹林,約分布在七百至一千五百公尺之間,樹種以樟科及殼斗科植物為主;亞熱帶山地闊葉樹林,約分布在七百公尺以下,樹種以榕樹、筆筒樹,以及大葉楠等;南部熱帶海岸林,則主要分布在恆春半島,樹種以棋盤、蓮葉桐為主。

 

文化采風錄 ~ 日本明治神宮的鳥居

明治神宮的南北參道匯合之處,聳立著巨大鳥居,高十二公尺,寬十七公尺,支柱的直徑則約為一至二公尺,重達十三公噸,是日本境內最大的木製鳥居。據記載,第一代鳥居在昭和四十一年(西元一九六六年)被雷電擊中受損,然而全日本卻找不到同樣大的良材來加以重建,當時有一位木材商,於是遠赴臺灣尋找巨木,終於在在海拔三千三百公尺的深山中,尋獲了樹齡一千五百年的巨大檜木,並耗時費力地將它運回東京,在昭和五十年(西元一九七五年)十二月廿三日,順利建造了如今所見的鳥居。

 

三大高山鐵路

根據前阿里山鐵路祝山車站、十字路站長張新裕先生在所著的《阿里山縱橫談》一書中所言,阿里山森林鐵路,與瑞士(翻越阿爾卑斯山)、秘魯(從庫斯科到馬丘比丘)齊 頁(http://www.sinica.edu.tw/photo/subject),則將阿里山森林鐵路、日本的大井川鐵道,以及瑞士的阿爾卑斯山登山鐵道合稱為世界三大高山鐵路;除此,自由時報生活藝文網頁(http://www.libertytimes.com.tw)上,則指稱日治時期興建的阿里山森林鐵道,在西元一九一○年,與印度大吉嶺到喜馬拉雅山鐵路、智利到安地列斯山鐵路,並稱為全世界三大高山鐵路。

 

植物毒他作用

有些植物,為了保障自己的生長空間,會在生長區域內,釋出對其它植物有毒的物質(Phytotoxin),藉以抑制、殺死其它植物種子的萌芽與幼苗的生長,此種特殊的生態習性,稱為毒他作用(Phytotoxin)

 

日治時期的國立公園法

昭和六年(西元一九三一年)日本政府公告國立公園法,指定日光、富士山等十二地區為其本土之國立公園;昭和十年(西元一九三五年),台灣總督府並公布台灣國立公園委員會組織規程,審議並建議依國立公園法所規定及實施事項,將台灣之新高山(即今玉山)、阿里山與次高山(即今雪山)境內,以及太魯閣峽谷和大屯山三個地區,提列為國立公園預定地。

 

倒向口

不管是用人力使用斧頭砍樹,或使用鏈鋸機來鋸樹,一開始都是先在樹的一邊開始作業,或砍或鋸一個V字型切口,深入樹木直徑的三分之二,之後,再轉到樹木的另一邊,或砍或鋸直到樹倒,至於樹倒的方向即為一開始的V字型切口,因此將它稱作倒向口。

 

阿里山五木

指的是阿里山境內的屏遮那以上,到海拔3,000公尺以下這塊區域,主要生產的五種針葉樹種,包括了鐵杉、台灣扁柏、華山松、台灣杉與紅檜。

 

木材計算單位

木材的計算單位依場合不同有二種:第一種計算單位是用於林場內伐木者計算「材積」時。所謂的材積指的是伐木者所計算砍伐的樹木體積,其公式為:樹木圓面積乘以所砍伐下來的木長;但是樹木並非規則的圓柱體,故須再依不同的樹種,乘以「形數」,所得即為材積。其度量單位為立方公尺。第二種計算單位是一般市場交易木材的時候,所使用的木材計算單位「才」,一才的面積大小等於一呎見方(一呎等於三十公分)。

 

台灣五木

日治時期日本人曾列出紅檜、扁柏、香杉、亞杉、肖楠這五種高經濟價值的樹種為「台灣五木」,這些名列排行榜的樹種都屬於針葉樹;另外,也有人將牛樟、台灣櫸、台灣樹、烏心石,以及毛柿這些珍貴的闊葉樹種,稱為「台灣五木」。

 

林下栽植

一般而言,人工造林的種植方式,通常以整區或整排方式進行。因為樹種為單一樹種,不利於生物多樣性的提升,因此,在單一林相內的孔隙,以撒種的方式,或在樹下栽植其它植物,譬如在木麻黃或銀合歡林內的孔隙,種植瓊崖海棠、蓮葉桐、欖仁樹、無患子、光蠟樹,以及殼斗科與樟科樹木、山漆、鴨腳木等,以加速它自然演替的速率來提高生物多樣性。

 

文化快易通

1. 李潼著。太平山情事。台北市:圓神,民國88年。
2.
汪靜明著。大甲溪水資源環境教育。台北市:經濟部水資源局,民國88年。
3.
林清池著。太平山開發史。台北市:浮崙小築,民國88年。
4.
洪致文著。阿里山森林鐵路紀行。台北市:時報,民國79年。
5.
馬以工著。自然保育。台北市: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民國88年。
6.
姚鶴年編撰。台灣森林史料圖文彙編。台北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民國88年。
7.
陳啟淦著。阿里山的火車。南投市:台灣省政府教育廳兒童出版部,民國80年。
8.
張新裕著。阿里山縱橫談。台北市:自立晚報,民國85年。
9.
楊平世、呂修文合著。太平山之美。宜蘭縣:臺灣省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民83年。

10. 傅建明、左漢榮、程文香合著。八仙山地區蛾類之調查研究。台中縣:台中縣太平鄉坪林國民小學,民國84年。